位置:主頁 > 用車頻道 > 汽車保險 >

第三次商車險費改能否遏制“費用戰”?

2018-03-03 10:47責任編輯:廣州二手車交易網

  一邊通過各種手法違規支出銷售費用、抵扣車險保費,一邊甘冒編制虛假財報的風險通過財務調節應對監管要求——這一經營怪相,在財險業內并不鮮見。

  保監會近日開出的“史上最重車險罰單”中,人保財險、平安財險、太保財險等皆因不同程度存在這些違規行為而受罰,更有7名分公司責任人被撤職。實際上,此前亦有數家財險公司因車險費用支出和財務數據存在違規問題受罰。

  保險公司不惜違規參與車險“費用戰”的背后,既有財險公司車險業務“有保費無客戶”的無奈,也有市場強規模導向的不理性刺激,更有保險公司治理結構以及考核機制缺陷等核心問題。

  從保費貢獻看,車險業務是財險總保費的主要來源,有的公司車險業務占比甚至超過八成。但不同于工程險、企財險等財險業務,車險業務相當依賴中介渠道。由于車險購買往往發生在特定環境,車險客戶和數據大量集中在車商、4S店、修理廠等中間代理商手中,保險公司需要通過放大費用來爭奪中介資源。

  從競爭手段看,在2015年商車險費率改革前,各公司車險價格差異不大。因此,給予中間渠道更多費用或抵扣客戶保費贏取客戶,成為撬動中介渠道和客戶的最直接武器。目前,漸進式的商車險費率改革雖已進行了兩輪,定價權逐步交給公司,但仍未徹底實施差異化定價。尤其是第一次商車費改后,賠付率的下降使得保險公司采取“費用戰”爭搶市場的空間更大。

  不過,近年來,不少保險公司開始推動服務攬客,相繼推出快賠、代駕以及非事故救援等服務,緩解了車險業務以費用論市場的競爭窘境。

  從競爭主體看,市場的強規模導向、一些財險公司股東對業務增長的不合理要求帶來的指標壓力,以及保險先收保費后賠款的業務特性,令一些規模導向型公司的經營管理層具有不理性競爭的沖動。這也是保險公司費用暗戰屢禁不止的重要原因。

  長期看,“費用戰”怪相不利于財險行業和財險市場的健康穩健發展。嚴監管的同時,或許還需通過市場這只無形的手來實現優勝劣汰,最終推動市場回歸良性競爭。實際上,商業車險條款費率管理的改革目標之一,就是根據市場發展情況,逐步擴大財產保險公司商業車險費率厘定自主權,最終形成高度市場化的費率形成機制。

  在兩次商車險費率改革后,第三次商車險費改預期將于2018年實施。目前業內流傳的改革版本是,部分試點地區將不再設置費率自主浮動系數上下限。

  這意味著,商車險費率改革進一步放開后,如果個別保險公司繼續不理性競爭,一味跟隨市場比拼費用,大打價格戰,將自食虧損苦果。

  這樣的先例并不鮮見。德國1995年開始實行車險費率改革,經歷賠付率上升、公司兼并等改革陣痛后,市場逐步走向良性競爭。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上一篇:鶴峰一工程車險墜河 防護欄化險為夷
下一篇:互聯網車險去年保費307億 同比銳減23%

友情鏈接/網站合作咨詢:

山西快乐十分电子走势图